煜爻--玩命催更

高三党
日常玩命催更

【肖戴】光流 (3)

#用生命在赶稿,感觉又ooc了
#he,可能会瞎扯一篇番外
#复健文

虽然说是学生会,但平常的日子也够清闲。戴妍琦日常的任务就是看着孙翔和唐昊打架后江波涛把他们拉开,自己则咋着舌坐在肖时钦旁边,等着他给自己泡绿茶后开始乖乖写今天的作业,没有作业的时候就跑到隔壁房间陪着楚云秀一起看电视剧。这严重让她怀疑自己是不是真的报错了地方,来到了老年人休养院,直到楚云秀被她磨得没有办法,只好告诉了她实话。
“赶紧趁着段时间享受生活吧,等到了元旦汇演就有学生会忙的了。”说完便不理她专心看新出的电视剧。
戴妍琦悻悻地回到肖时钦旁边,捧起刚刚为她泡好的绿茶抽了抽鼻子。自从上次去吃火锅因为自己猫舌被烫到三天没有味觉后,肖时钦在给自己泡茶时总会特地把水放凉一点再放茶叶。
这个时候已经是入冬了,房间里虽然开着暖气,把自己裹得里三层外三层的戴妍琦还是感觉到自己的双手正在贪婪地汲取茶水的热量。体寒又不是我的错,戴妍琦暗地里嘟囔了一句,便侧过头看肖时钦给他的电脑做日常保养。翻来覆去就是那么几个步骤,肖时钦也能坚持每周一次,戴妍琦都快看得不耐烦了。
忽然她似乎想到了什么东西,偷偷问了肖时钦:“为什么孙翔和唐昊天天掐架啊?是因为八字不合吗?”肖时钦抬头瞥了一眼那边热闹的场景,淡淡说道:“性格太像,看对方不顺眼,觉得对方配不上自己的性格吧。”
声音不大不小,刚刚好能传到处在风暴中心的两人耳中,他们整齐划一甩过头恶狠狠地盯着肖时钦。
“谁和孙翔那么傻的人一个性格了!”
“谁和唐昊那么傻的人一个性格了!”
“噗嗤”戴妍琦端着茶杯不小心破了功,异口同声的两人在意识到这点后又开始大眼瞪小眼。整个房间只剩下戴妍琦喘不过气来的笑声和江波涛不自在的咳嗽声。
等戴妍琦笑够了,她伸手抹去眼角溢出的泪花,在椅子上挪成一个较为舒适的姿势一脸无辜:“我真的不是有意的!”说完便委屈巴巴看着肖时钦。
或许是看到了戴妍琦眼中一闪而过的狡黠,肖时钦放下手中工作,略无奈地揉了揉她的头:“妍琦别闹了,你没看到江会长劝架忙着呢。给你带了我自己做的蔓越莓饼干,乖乖吃了写作业去。”说着他拉开了抽屉,摸出一个密封盒,放着众人的面打开了盖子。
瞬间溢出来的奶香味把刚刚充满了一屋子的茶香压了下去,肖时钦伸手把盒子往戴妍琦方向推了推,示意她自便。戴妍琦正准备磨刀霍霍向饼干时,一只陌生的大手就这么出现在她和饼干之间率先扑向盒子。
戴妍琦还没来得及惊呼出声,只看到肖时钦一声不吭地出手把乱入的手掌拍歪,继而立马把盖子盖上,整盒塞入戴妍琦怀里。她刚回过神来就感觉到自己怀里多了点东西,旁边是装作什么事都没发生过的肖时钦。
“我去!小事情你也这么重色轻……呜……友!”孙翔甩开冲上前来捂住自己嘴的江波涛直跳脚。一看孙翔要坏事,江波涛不管三七二十一就把他拖了出去,顺便还带上了唐昊,贴心的江会长还在离开时轻轻带上了门。
戴妍琦忽然觉得自己又再次陷入了刚来学生会时的尴尬局面,只不过当时的主角现在被会长拉出了房间进行各种教育,而当时的配角现在居然升级成为了这个场面的主角。更要命的是,能不能不要只有我们两个人待在一个房间里啊!
真的是世界第一尴尬啊,但是总觉得有了一种不一样的氛围……
戴妍琦侧眼看去,谁能告诉我门上窗口出现的那么多人的头是怎么回事!教育完了孙翔来看热闹的?!她还在心里默默吐槽时,就看到楚云秀的手一直打手势在示意她看肖时钦,戴妍琦就顺着方向望去,等等…
肖时钦居然脸红了!!
虽然说看到的只是侧脸,但从她那个角度可以很清晰地看到肖时钦的耳垂微微发红了。如果一定要用一个颜色来形容的话,就是楚云秀曾经给她看过的这所高中春季时的满树樱花。
在大脑里疯狂勾勒出自己和肖时钦在樱花树下一起吃饼干的画面的戴妍琦觉得有点惶恐不安,在自己的感觉里这进展有点太快了吧,她感觉自己脸的温度急剧上升,比暖气还热。
两个人就这么沉默着,谁也不好意思打破这僵局。戴妍琦觉得再这么下去两个人就要怀抱着这盒饼干到天荒地老了,估计过几天的校内新闻就是《孤男寡女共处一室活活饿死,手里竟然还有没吃过的饼干》云云。她赶紧对楚云秀挤眉弄眼发出求救,也不知道楚云秀有没有看到,反正没过多久肖时钦的手机就响起来了。
肖时钦转过身去接起了电话,转头看了戴妍琦一眼后压低声音开始说话,戴妍琦就趁着这机会赶紧掏出手机照了照自己的脸,还好,不会红的太明显。她放下手机后蹑手蹑脚打开了盖子,偷偷拿出来两块饼干后又蹑手蹑脚合上了盖子。自己先丢了一块到嘴巴里,瞬间,香浓的奶味充分地与味蕾结合,满嘴余香,比戴妍琦吃过的任何一家甜点店买的饼干都好吃。戴妍琦突然开始认真考虑起把这个男的娶回家给自己做家务的可能性有多大。
“楚云秀说你……”肖时钦刚挂掉电话就被猝不及防地塞了一口自己的饼干,从门外的那群人的角度看过去,戴妍琦整个人是挂在肖时钦身上的,由于身高差将近有20㎝,看起来就感觉戴妍琦像一个等身抱枕一样趴在肖时钦怀里。
偷窥的人按耐不住了,门被砰的一声推开,几个人齐刷刷地冲了进来,继而惊呆在原地。他们不可思议地看到肖时钦居然会主动帮戴妍琦擦去她嘴角的饼干残渣,眼镜后的眼神温柔似水。戴妍琦只觉得自己脸上被肖时钦的手指轻抚,而后听到了他的一声低的不能再地的唤声:“妍琦…”
戴妍琦的心猛地抽了一下,堵在喉咙中那句好久没有想起来过的称呼呼之欲出。她奋力地搜索着自己的记忆,但一无所获。为什么,为什么他要用这个称呼来叫我?为什么他一而再再而三地容忍着自己的撒娇行为,他只是单纯的哄小女孩吗?她突然感觉自己鼻子有点酸有点想哭,但她死死地压住自己的情绪不让肖时钦看出来。
在注意到其他人都在看着他们后,肖时钦瞬间收回了自己的手和眼神,很不自然地推了推自己的眼镜。楚云秀看到这一切后似乎明白了什么,回身对肖时钦使了个眼色就把戴妍琦拉出了房间。
还处在迷迷糊糊之中的戴妍琦就这么被楚云秀塞了一手纸巾,楚云秀什么都没说,只是拍了拍她的肩而后转身进了肖时钦在的房间。她清醒过来后开始回想起刚刚自己的所作所为,开始怀疑自己脑子是不是烧坏了。自己做的一切在这种情景之下会让所有人误会,也就有可能让肖时钦开始讨厌自己,那她之前做的一切岂不是白费了。
手上的纸巾被不知名东西的打湿了,戴妍琦抬起手摸到了自己的脸颊,还在滚烫的泪水就这么滴了下来,她竟然哭了。
戴妍琦就这么站在走廊安静地哭了好久,等哭到清静了后,她擦干了眼泪把肖时钦的所有东西都屏蔽了。戴妍琦不愿意再这样折磨自己折磨肖时钦,倒不如自己先把自己的念头给掐断在幼苗时期,长痛不如短痛。

接下来的时间她再也没有见到过肖时钦,对于楚云秀的发问也都只是草草敷衍过去。而肖时钦也心照不宣地和她一样,连空间的交集也消失了。
戴妍琦还是每天一成不变的活着,学习吃饭去学生会,就是她再也不愿看到那个自己曾经喜欢过的人。有多少次她明知道他就在隔壁,却装出一副满不在乎的样子和楚云秀继续聊天。楚云秀看到她的样子几次欲言又止,仿佛瞒着她在干一些事。
戴妍琦也不是没想过去探究下她们做的事,但是一想到可能与那个人有关,就硬生生拉住了自己的好奇心。
也许接下来的日子,都是这样了。

【肖戴】光流 (2)

#又是一篇完全小学生文笔的篇章,_(:з」∠)_特别怀疑自己是不是ooc了
#自己还没想好结尾是be还是he
#感觉要立下周更的flag了

(2)
几天后戴妍琦收到了学生会的录取通知,也如愿以偿得在学生会见到了肖时钦。
当时他正坐在聒噪的某人旁边低着头操作着自己膝盖上的笔记本电脑,身旁还放着一杯热气腾腾的绿茶。
“小事情我和你说,唐昊今天又因为乱扔矿泉水瓶被班主任拎出去打扫卫生了哈哈哈哈哈哈……诶呦我去唐昊你大爷的砸我?!我今天不揍扁你我就不姓孙!”那人一把抄起地上的矿泉水瓶冲向一脸傲气的似乎名叫唐昊的人,两个人扭打在一起,一旁的看起来一脸和善的人赶紧把他们俩拉开。见打架不成两个人索性开始嘴上斗争,一边指手画脚一边开始翻起对方的各种黑历史。
“孙翔你还好意思说我?当年谁上课吃韭菜盒子被数学老师抓到后写了1000字检讨的?”
“唐昊你还敢说?!你因为多少次乱丢垃圾被班主任抓去训话的??!”
………
戴妍琦开始怀疑这里不是学生会而是小学生纠纷打架现场,看他们吵了五分钟也没人管,只好自己尝试打破这局面,要不然看这架势估计半个小时都不能停歇。
“那个……请问这里是学生会吗?”在一片争吵声中,戴妍琦打破了这个局面。她尴尬地站在门口,进也不是退也不是,正准备再次开口时,坐在一边沉默许久的人突然有了动作。
他合起笔记本,站起身向戴妍琦伸出了手:“你就是新来的戴妍琦吧?不好意思让你见笑了,这里就是学生会办公室,我是信息部的外援肖时钦。”
“啊……啊是,我就是戴妍琦,肖前辈请多指教。”突如其来的行动让戴妍琦有点手足无措,连忙伸出手与他礼节性地握了握,顺便低头掩饰脸上的仓促和不安。目光扫过握住的手时戴妍琦更加紧张了,真的是他。
他穿的还是那天戴妍琦所见到的衬衫,只是多了一副她不熟悉的黑框眼镜。或许是常年埋头于程序方面,肤色显得稍微比正常人更白,但又不是那种惨白,就是宅男普遍的特性。他笑起来给她一种邻家大哥哥的感觉,带着莫名的熟悉。
之后他说了什么,戴妍琦已经记不得了。她只记得那个下午,温尔儒雅的肖时钦带着自己参观了学生会的全部收尾后,戴妍琦突然对着他灿烂一笑,掏出了手机。
“肖前辈,我有最后一件特别特别重要的事情想问!”

“于是乎你就这样套到了他的手机号和qq号?真有你的风格。”坐在戴妍琦对面的女子听完了她的讲述后摇了摇头,“怕不是他看你是个小姑娘就这么轻易地给了你吧,以我和他高中同班那么久的观察来看,他可不是那种随随便便就把隐私给别人的人。”
“诶呀楚姐姐你就别问那么多啦,好不容易问到了这个我肯定要好好利用起来!而且楚姐姐你和他的绯闻还是没和学生们清楚呢。”戴妍琦开心地挖起一大勺柠檬冰淇淋放进嘴巴里,心满意足地舔了舔嘴角,完全不顾对面人的表情。
楚云秀有些无奈地看着对面这个女孩。自己身为别人班上的助教,却在某天下午被这个小女孩找到了,用着让人无法拒绝的语气一再询问传言的真实性。
同情心泛滥的后果啊…楚云秀叹了口气,就是这么一个看起来活泼可爱的小丫头却是个倔脾气。明明可以她直接找自己来要到关于肖时钦的全部联系方式,却偏偏固执地选择了拐弯抹角自己去打听。虽说美其名曰是可以顺理成章直接和他聊天,但实际上还是希望与他有着更多的接触吧。
楚云秀想到了这个原因,突然觉得很好笑,肖时钦啊肖时钦,你八成真的是把她当做小姑娘来看了吧,压根没想过你刚开学没多久就被人盯上了。
看到小姑娘摩拳擦掌准备对下一个冰淇淋球下手时,楚云秀突然发问了。
“小戴,你是什么时候喜欢上他的。”
插向冰淇淋的勺子停在了半空中,当事人像是被时间凝固了一样没有了动作。楚云秀很满意自己在这个时候抛出了这样一个问题,便不紧不慢地端起面前的咖啡抿了一口,坐在那儿等待着戴妍琦的回答。
“我…我不知道。”戴妍琦在沉默了几分钟后放下了停顿许久的勺子,这几分钟里她考虑了很多,但是并没有梳理出一条自己为什么喜欢上肖时钦的理由。
也许真的是一见钟情?
这个不靠谱的想法刚冒出来就被戴妍琦直接否决了,开玩笑,这个世界上才没有无缘无故一见钟情的人呢。
况且自己还没有告诉楚云秀,最近这段时间自己的梦里总会响起一首没有词的不知名的歌,声音温柔到仿佛是在唱摇篮曲。
戴妍琦坚信这个事和肖时钦有必然关系,为了记住它,她在几天前醒来后用手机录下了自己回想歌曲时轻声哼唱的调,设为了手机铃声。
刚准备开口说出梦境的事,放在桌面上的手机收到了一条新信息。楚云秀拿起来瞄了一眼,略带不满:“张新杰这人又在催我了,和他约好了1小时后的电影现在就开始提醒我还剩下的时间。”
“今天就只能陪你聊到这儿啦,有什么事我们qq上说吧,我去买单,小戴你慢慢吃不着急,就算是姐姐给你的庆功宴了。”
临走前楚云秀习惯性地捏了一把戴妍琦的脸,手感不错,肖时钦那家伙应该会喜欢的。
戴妍琦望着远去的背影,有些郁结地看着已经开始融化的三色球冰淇淋。真是的,人家话还没说完呢,见色忘友!楚姐姐是坏蛋!
盯着那碗不知道该叫什么的东西,犹豫再三她还是尝了一勺混合的融化冰淇淋,停留在舌尖的味道很奇怪,就像是自己一想到肖时钦心里的滋味,纠缠不清。
或许,自己得找个机会主动出击了。

【肖戴】光流 (1)

#写的第一篇不知道是啥的乱七八糟的文,毕竟是本命cp就把处女作给他们了!可能会发展成一篇长篇说不准233333

#不定时OOC预警,梗特老

#学生党不定时更新后文,欢迎指点


戴妍琦已经记不清刚见到他时是什么时候了,或许是开学式那天?

当她抱着一叠书本准备搬到班级,在路过长廊时不经意的往旁边看了一眼,一身清爽干净衬衫的男人正坐在石椅上安安静静读着一本书,偶尔吹起的微风让他的发丝微微飘起,合着叶间漏下的点点光斑,就像是名家笔下刚刚画好的水彩画,完美到让人不忍心去打破这一幅画面。

戴妍琦看呆了,就这么站在原地看着他用细长好看的手指翻着书页,直到上课铃打破了这份寂静,她才醒悟过来,害羞地抱着那叠书一路小跑回教室。也许是她跑步时的声响,又或者是铃声的原因,那个男孩被惊动了,转身,只看到戴妍琦的背影消失在楼道中。

幸好是开学期间,迟到的原因被戴妍琦用学校不熟的理由敷衍过去了,回到座位后,她满脑子还是那个在石椅上读书的男孩。这节课下课后,同桌戳了戳发呆中的戴妍琦的手肘。

“碰到帅哥了?该不会看上眼了吧?”

“才….才没有!一见钟情才不可能呢!”

但从那以后,戴妍琦就开始有意无意地打听那个人的信息,高一来的新生通常在前几周就会从各种渠道弄到关于学校前辈们的各种事情,关于他的事情也不例外。

他叫肖时钦,是大学毕业后分配来这个高中的实习老师,母校就是这个高中。

除这三条稍微有用的信息外,戴妍琦得来的都是一些小道消息,比如他是一个安静寡言的人,他在这个高中时连续多次参加各种科技大赛并取得无数金奖,他曾经在学校服务器被黑客攻击时一人力挽狂澜…还有许多八卦的信息说他从来没谈过恋爱,也没听说喜欢过谁,但又有人说他和同为实习老师的女孩子走的特别近。

戴妍琦一边小心翼翼地收集着关于肖时钦的所有信息,一边开始规划进入社团的事情。

毕竟这是本市最好的高中,在学生课外兴趣方面是十分看重的,学校规定每个学生都要加入至少一个社团,作为期末的学分计入德育档案。

再三斟酌下,戴妍琦选择进入学生会,虽然说其他社团也有很让人心动的地方,但学生会是这所学校最元老级的组织,或许有更多机会可以认识到那个叫肖时钦的实习老师。戴妍琦心里打着算盘,手上一笔一划认真填写着学生会入会申请书。说实话,当申请书被交上去审批的时候戴妍琦还是很紧张的,毕竟是第一次写这么正式的申请书,生怕自己哪一点没写好就给退回来了。

在等待的日子里,她还是守规守矩认真学习,按时完成老师布置的所有任务,就是偶尔会在草稿本上涂涂画画当时见到的肖时钦的背影或者一遍遍写下他的名字。其实早在听说他的名字后戴妍琦就觉得这个名字似曾相识,但怎么也想不起关于这个名字的记忆。

或许是自己喜欢上他之后产生了幻觉吧,她这么自我安慰,毕竟那么多人叫肖时钦,或许是自己在哪里有听到过吧。



本来打算写五个手机屏的结果四个都还没到,放弃治疗准备就这么直接先发出来了。。。